弥川千秋

想看他们纠缠一生至死方休 想听他们亲口说我们就是如此相爱

【太中】中原中也绝望的七天 02

全程痴汉笑jpg.

略略略:

*后天暂时性转梗,避雷注意




02.


“衣服?”经过一早晨,已经令自己强行接受现状而镇定下来的中原中也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哦,这个啊。是太宰那家伙的。”


红叶大姐不动声色:“他的衬衣怎么在你这里?”


一提到这个中原的脸色便“刷”一下黑了下来,比刚刚那样子还阴沉上不少,但倒是也因为这个话题而精神了几分:“……一言难尽。”


红叶微微一笑,仿佛没有听出他对这个话题的抗拒:“那你就长话短说。”


“……”


中原中也沉默几秒,半晌才缓缓地开口说道:“前两天晚上出去喝酒的时候正好碰上,他就顺手把送我回来——”


尾崎红叶挑眉,正想评价一句“你们俩什么时候开始又黏糊到一起去了”,就听见中原中也不紧不慢地补充完了剩下的话:


“——他趁我喝醉想整我,结果被我吐了一身。”


这句话里包含了多少腥风血雨,即使如此简短也能令除了当事人之外的其他人从这十六个字中窥得一丝皮毛。尾崎红叶的眼神意味深长:“只有这样?”


中原中也十分莫名其妙:“不然还能怎样?”


“……不,这样就很好。”美艳的大姐头把人往里推了推,和他一起走进客厅。窗外雷声阵阵,已经开始下起了大雨,红叶在沙发上坐下,冲歪倒在她对面沙发上的中也抬了抬下巴:“说吧,详细情况。”


中原中也面朝下趴在沙发上躺尸,橘色发丝凌乱散在背上。过了会儿他才长叹了口气,支起胳膊微微撑起上半身。


尾崎红叶看着他衬衣领口内因为沙发挤压而出现的深深乳沟,表情十分难以言喻。


中也倒是没注意到大姐头表情的怪异,他只是犹豫了一下该从哪里开始讲起,然后就盯着自家皮质沙发光滑发凉的表面,皱着眉头开始叙述这件自己已经翻来覆去想了很多遍的事情,上来第一句话就是:“我是真的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昨天我上午的飞机,去京都有点事办,”他侧过头看着红叶,“和伊山那边的会谈,这件事大姐你也知道的。”


尾崎红叶点点头。这次的合作算不上重要,只不过职责所在,所以她也知情。


“事情谈得顺利,下午不到五点就谈完了。”中也接着说,“然后我搭了九点那班飞机回来,向首领汇报之后就回家了——到这里为止一切顺利,没有任何人袭击,中途我也没有过任何不适的反应。结果今早我一醒来,就……变成这样子了。”


他耸耸肩,衬衣领口往下滑了滑,露出一截漂亮锁骨。这种衣着趴在沙发上的形象能给人造成多大冲击中原也没在意,或者说他压根就没意识到这个问题,毕竟虽然外表发生了这种变化,内在还是个正儿八经的男人,他平时休假在家就经常这么趴在沙发上打游戏来着。


尾崎红叶敲了敲小折扇,若有所思:“不到五点谈完事情,九点的回程航班……中间他们没有留你参加宴席么?”


“留了,但我拒绝了。没有参加的必要。”中也摇头,“我知道你的意思,大姐,我昨晚并没有喝酒,而且我应酬时喝酒什么样子,你也知道的。”


尾崎红叶再度点了点头,认同了他这个说法。中原中也虽然平时酒量浅,一喝就醉醉了还格外话多会耍酒疯,但如果是工作需要的推杯换盏,他便像换了个人似的无论喝多少杯也照旧清醒谈笑风生——即使事前喝了醒酒药事后又立马吐得痛苦难言——所以并没什么外人知道中原先生酒量不行这件事,只知道中原先生喝酒轻易便会上脸。


所以也就排除了有人趁他喝酒后搞鬼的可能。


但这种状况,似乎除了异能作祟之外也没有其他理由能说得通。尾崎红叶蹙眉片刻,说道:“其实现在有个最好的办法——”


中也完全清楚大姐接下来要说什么似的,一口回绝:“不。”


红叶眨了眨眼:“我还什么都没有说。”


“得了吧大姐,你养我这么多年,我还能不知道你的想法么。”中也撇撇嘴,“反正也就是去找太宰那家伙试一试之类的吧?如果是异能就直接异能无效化,如果不是异能起码也就有了一个研究的方向……”


红叶笑起来:“看来你也不是没考虑过这个问题。”所以才会这么迅速说出来个一二三。


“所以我不要。”中也强调,“他们社长的那个异能可以让太宰对自己异能的控制更进一步,虽说原本那个混蛋就控制得很精确,现在只能是更上一层楼,‘人间失格’发动与否完全就在他一念之间……大姐你觉得他会老老实实帮我么?”


尾崎红叶真诚地摇摇头:“我觉得不会。”


“我也觉得不会。不如说如果让太宰治看到我现在这幅样子、或者让他知道我居然变成了女人,我情愿现在就拉开窗户跳下去。”中原中也重新一倒头脸朝下趴了回去,声音闷闷地从底下传出来,似乎只是想象那个画面就足够让他生无可恋了。


这一点才是你不想让那个男人帮忙的主要原因吧。港口黑手党唯一的女性干部在心里默默想。


 


窗外呼雷闪电,强风和暴雨撞在干净剔透的玻璃上,让没关好的窗户“哐哐”作响,更增重了几分室内压抑的气息。尾崎红叶打开客厅灯让屋子里一下子亮起来,驱散一点缭绕在自家小孩身边的沉闷,有心想要暂时转移话题:“好吧,那这件事我们拖后再议,首先来解决一下你现在的主要问题。”


她走到中原身边,把人从沙发上拖起来。后者一脸茫然:“什么问题?”


红叶又熟门熟路从他家翻出一卷软尺,然后转头十足温柔地一笑:“量你的三围。”


中也的表情像是窗外的电闪雷鸣直接劈到了身上,脸上原本就是勉强维持的镇定瞬间裂开一条缝隙:“等等,大姐头……没这个必要吧?”


“哦,那你说说,你要怎么买尺寸合适的新内衣和新衣服?”尾崎红叶站在他面前居高临下,“还是说在这件现在还什么都不知道的事情解决之前,你能够一直在家里不出门?”


“……”中原中也沉默,然后进行最后的垂死挣扎,“大姐你的能不能……”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红叶看向自家孩子胸前那一片波涛汹涌的眼神瞬间危险了三四分。她轻轻眯起眼睛,笑得让人背后发凉:“中也,是谁给你的自信——”


她比划了一下两个人的身高:“——让你觉得你能和我共穿衣服和内衣的?”


身高是永远的痛,变成女孩子后更是又缩水了几厘米的中原中也脸上一片看破红尘的空白。


于是尾崎红叶拉过他,拿软尺三下五除二把三围量了出来,然后表情复杂:“行吧,D。”


中原中也当然清楚这是什么意思,但他此刻暂时拒绝接受这个和大姐头一起讨论自己应该穿什么尺寸内衣的现实。


尾崎红叶复杂过后也就迅速镇定了下来,并且在心里默默觉得这个发展也是挺好。中也从小就很漂亮,只可惜因为是男孩子所以从不让自己打扮;后来又带了镜花是女孩子,只是那孩子一直怕她,还不如当初的中也。所以这次的状况倒是仅此一次地为她提供了条件——


决定立刻就带人去商场买上一堆的红叶看见中也心累的表情,想了想后还是轻轻出了口气,温和地说道:“安心吧,中也。就算你一直这个样子,我也不会放弃你的。”


中也抬起头,觉得有点感动:“大姐头……”


红叶言笑晏晏接着道:“我们好姐妹,一辈子。”


中也:“………………”


中也面无表情说道:“我还是现在就从这里跳下去吧。”


 


这里本就在市中心,离商业街只有十分钟的车程。“天降闺女”的尾崎红叶开车带着中也来到购物中心,先买了合适的内衣并且教他换上(整个过程中原中也都一副随时要崩溃的表情),然后才穿着他先前的T恤的和裤子(虽然现在穿起来有点宽松,但也不是不能穿)开始好好逛街——主要是红叶在逛,中也只负责扮演试穿,然后买的角色。


不过其他衣服试也就试了,裙子他还是坚定拒绝的——以后什么样另说,反正现在他自认还没有做好要穿裙子的心理建设。再说也不是没有不爱穿裙子的姑娘们。


红叶表示理解,反正她也只是想要过一把养女孩子的瘾而已。何况她家小孩生得这么好,穿什么都十分好看。


中原中也不动声色地松了口气,任由大姐头开心买了一堆,权当是在陪她逛街拎东西。他现在只希望能不碰上熟人,其他什么都好说。


然而,现实总是那么不尽如人意——


 


肩上被从背后大力拍了一下,然后是熟悉的、讨厌的、此刻他最不想听到的低沉带笑的嗓音。


“这不是中也嘛~难得见你舍弃了你那品味堪忧的帽子,只戴了顶棒球帽出门。”


 


被拍之后中原中也条件反射下意识扭头怒瞪来人,然而扭过头之后他就骤然记起来了自己现在的状况,于是一下子僵在了原地。


而本想再调侃他几句“怎么什么时候都要戴帽子,该不会那才是你的本体吧”的太宰治在他回头后同样愣住了,他看着眼前长相熟悉、但胸前不容忽视的少女,十分难得地懵了一下:“呃,抱歉。我好像认错人了……吗?”


事实证明即使聪明如太宰,在看到这种状况的第一反应也是“认错人了”而不是“卧槽中也变性了”,毕竟后者实在是匪夷所思,大概谁都不会在第一时间冒出这个念头。


当然他的聪明也不是白说的,中原中也看着他越来越疑惑的眼神,背上冷汗直冒,知道自己要是再不说点什么,距离太宰发现“眼前这个女孩子就是中原中也”的事实大概也就是三两分钟的事情。于是港口黑手党年轻的干部在那一刻急中生智演技爆棚,轻轻咳了一声后对着前搭档微笑伸出手。


 


“您就是太宰治先生吧?曾听哥哥说起过你呢。”


太宰治眨眨眼,疑惑问道:“……哥哥?”


中原中也保持着脸上恰到好处的微笑,硬着头皮把这个拙劣的谎言圆下去:“初次见面,我是中原中也的……妹妹。以后还请多指教了。”


 


TBC.




至于怎么出门到商场的,大姐拿绷带给他缠了缠,大胸小姐姐拿绷带缠胸什么的大家都懂(别懂别信。)



评论

热度(1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