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川千秋

想看他们纠缠一生至死方休 想听他们亲口说我们就是如此相爱

【太中】中原中也绝望的七天 01

哈哈哈哈哈哈童颜巨乳什么的哈哈哈我不行了(找到了太太小号好开心

略略略:

*后天性转梗,避雷注意。


*一个小号,别问我是谁。




中原中也绝望的七天


 


雨水拍打在窗户上的声音愈演愈烈。


屋外此刻风声大作,夏雷滚滚,突降暴雨,实在是一个足够糟糕的天气;而屋内的气氛同样粘稠而沉重,品味复古优雅的客厅里光线昏暗,天花板上繁复精致的吊灯没有打开,眼下唯一的光源只有方才被屋主人随手打开的壁灯,在越来越昏暗的环境中幽幽散发着那点暖黄色的光,照亮客厅一角的矮桌,照出矮桌上一瓶还剩余一半的红酒、一个里面剩了一个底的长颈醒酒器以及一个边沿留下点干涸水渍的高脚杯。


分坐在一左一右两个沙发上的人都静静坐在原处没有一丝动作,他们的眉眼都被黑暗轻柔地遮掩住了,然而露出来的弧线优美的紧窄下颚显示出了他们此时的表情同样凝重——


半晌,坐在左边的美艳女子终于动了动嘴唇。


 


“这件事总会有个解决办法的。”尾崎红叶轻声说道。


坐在另一边的中原中也沉默片刻,最后缓缓点了下头。


“……嗯。”


 


惊雷落下,耀眼的闪电令屋内亮了那么一瞬,短暂照亮了右边那位年轻干部足够漂亮、但现下也足够阴郁的眉眼。


屋内重归昏暗,窗外依旧下着滂沱大雨;尾崎红叶神情复杂,到现在也没能完全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对于她来说,这件事情的起因,还要从两个小时前的一条短信说起。


 


 


【家。速来。】


美艳的和服美人盯着手机屏幕看了又看,确认备注确认了三四遍才肯定发信来源是自己那个养了很多年、长大明显不如小时候可爱好玩的臭小鬼的手机。她想了想,给最近一段日子在那小鬼手下当值的另一个小孩拨了个电话过去。


“芥川么?是我。”


电话那头传来两声轻微的咳嗽声:“红叶大姐。”


尾崎红叶左手握着一柄精致的木折扇,漫不经心地在自己的膝盖上一下一下敲着:“你那上司呢?”


“中原前辈?”芥川不知在哪个码头监督货物装卸,海风声呼呼作响,从话筒中传来,“应该在家吧,中原前辈今日休假。”


“休假……么?”熟悉的振动再次出现,红叶将手机从耳边挪开,看着通话界面最上端的短信通知,依旧是来自中原中也。


【不要带其他人。】


尾崎红叶饶有兴趣地挑了下眉。


那边的芥川见这边久未回应,带着几分疑惑再度开口:“……有什么事情吗?”


红叶将手机重新贴上耳边,垂着眉眼不答反问:“中也最近丢了手机么?”


芥川龙之介皱起眉仔细回想了一下,随后一板一眼地回答:“没有。昨晚任务前中原前辈还对黑蜥蜴全员群发了任务指令。”


“那就没事了。”尾崎红叶觉得芥川这一点很好,虽然人闷了点,但心眼直,且有问必答、不聒噪、对和自己无关的事情没有一丝一毫的好奇心。


挂了电话,红叶拿着手机想了想,随后勾着红艳的唇角从办公桌后站起来向外走去,高跟皮靴的尖头在灯下划过一丝极亮的反光。


办公室外的部下看见了,忙走过来恭声询问:“大姐有事要办?”


尾崎红叶懒洋洋地“嗯”了一声,将一把钥匙抛到他手心:“去地下车库把我的车开出来。”


她露出一个微笑:“我要出去一趟。”


 


夏季总是伴随着各种突发的阴雨天,有时候上一刻还尚且晴空万里,下一刻就眼睁睁地看着成片的厚重乌云从远方千里而来,不消片刻便把这片的蓝天白云遮个干干净净,然后再等上一会儿,就能享受自头顶骤然降下的雨丝,让准备不及的路人结结实实享受一把什么叫“透心凉,心飞扬”。


正如此刻。


尾崎红叶开着辆颜色张扬的迈凯伦P1从阴云之下的沿海大道上驶过,快速赶往自家小孩那个位于市中心的高级公寓。她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支着下颚,表情看上去颇有几分漫不经心,而繁复精致的和服与线条流畅的超跑这两样听上去明明不搭,但看到尾崎红叶精致的面容和淡定的表情,就会让人心中无端升起“这位穿搭复古的漂亮姐姐就该如此嚣张地开着辆价值千万的跑车”之类的想法。


三十分钟后她赶到目的地,将车停好之后她从置物箱中翻出一张门禁卡,随后熟门熟路地走进公寓大楼,进了电梯,来到中原中也所住的楼层。


尾崎红叶按下门铃,金色夜叉的身影在她的身后浮现出戒备的一瞬,又极快地隐回虚空之中。


 


那两条短信的语气和往常不符,看着就令人生疑。然而又因为确实来自中原中也的手机,这么多年来她不觉得除了组织内大家心知肚明那一位外,还有什么人能令自家小孩吃亏到被剥夺通讯工具的地步,所以她才觉得有些意思——


哦,当然也不排除陷阱的可能。不过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金色夜叉收拾之后她还能有机会嘲笑嘲笑近些年越发不可爱的小鬼头。


哪种可能都蛮有趣的。


 


按了两遍门铃都没反应,正当红叶有点不耐烦想要按最后一次的时候,咔哒一声,锁舌转动,面前的屋门终于被人慢吞吞推开了。


尾崎红叶挑起眉:“开个门也这么慢——”


然后她一下子噤声,愣住了。


 


怎么说呢,如果有一个人骤然出现在眼前的话,普通人第一反应关注的重点大概五花八门,但身为港口黑手党里业务能力最精湛的那几位中的一个,由于工作习惯,他们通常率先关注的是这个人最基本的特征,第一眼就判断出比如身高、胖瘦、性别等可筛选排除的信息,这有助于他们在应付一些紧急情况时用最快速度辨别出自己认定的任务目标。


这是一个根深蒂固的小习惯。


所以尾崎红叶在门后的人影露出之后,让她愣在原地的原因有两个。


第一,她发现眼前人毫无疑问是个身材娇小的少女;


第二,这个少女的外形长相,都和她那亲手养大的小鬼头仿佛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尾崎红叶:“…………”


一时间诸多想法从脑海中瞬息闪过,黑手党美艳的大姐头清了清嗓子,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对少女身后昏暗的公寓内提高了一点声音:“这就是你让我快点过来的原因么,中也?”


少女:“…………”


长相与中原中也一模一样的少女幽幽开口:“大姐头。”


 


尾崎红叶:“………………”


好了,这下不止长相,连声音都十分耳熟了——嗓音仍旧带着点常年吸烟而留下的沙哑感,却多出了一丝丝属于女孩子软绵绵的腔调,于是那点沙哑听在耳里也就变成了令人呼吸一滞的慵懒。


这个女孩子是……?


不可能吧。


尾崎红叶微微眯起眼,冷静开口:“小姑娘,既然你认识我,就应当知道在我面前撒谎是一个不明智的决定……我最后问一遍,你是什么人?”


少女脸上的神情十分复杂,十分缓慢地、咬着牙一字一句道:“中、原、中、也。”


尾崎红叶面不改色,杀气却骤然从周身泄出,她眼中倏然掠过一丝极亮的光,握着一柄木折扇未动分毫,金色夜叉的刀尖却在这瞬息之间擦过她的臂膀,直指那少女的咽喉!!


而对面也未动分毫,少女面无表情看着刀尖转眼已经迫近瞳孔,却依旧连一丝闪躲的动作也没有——


……然后,刀尖停了。


金色夜叉手腕微颤,似乎尽力想把那只剩一指距离就能刺进眼球的刀尖再往前推进,却连前进一毫米都无法实现。


“轰”一声,金色夜叉似乎被什么强大的力量压着刀柄和双肩,连着那柄危险的刀重重砸向地面,又在砸上公寓楼里那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之前就倏然消失了。


 


“……”


尾崎红叶沉默了。毕竟人能易容,手机能抢,但异能却是不能复制的。刚刚那种冷静的应对态度和极为娴熟的重力操纵,这的的确确是……


她沉默着把进门随后关上,两人站在玄关对视三秒,红叶努力镇定着声音问:“……这是怎么回事?”


见大姐终于肯相信他,中原中也却一点也没有感觉到开心。他强迫自己忽视胸前沉甸甸的重量,脸上露出一丝早就爆发过好几次后的筋疲力尽来。


他抬手掐了掐鼻梁,虚弱道:“我不知道。今早一醒来,我就……”


“你就变成这样子了?”红叶接道。


中原中也心累地点点头。


尾崎红叶蹙着眉,倒是已经冷静下来。毕竟侦探社的那个白头发小鬼能大变老虎,先前组合里的那个阴沉男人还能大变怪物,想来突然变性这种异能效果,大约也不是没有……就看是什么人下的手了。


她端详着中原中也:“唔,五官变化不大,就是面部线条变柔和了些,估计看见你的人都会觉得是你的双胞胎姐姐或妹妹什么的吧……个头,嗯,稍矮了点,不过肯定一米五五还是有的,你可以不用露出那么悲愤的表情了……至于异能,经过刚才的测试,万幸看来你对异能的操控也没什么变化……剩下的,”


尾崎红叶的目光终于落在中原中也脖子以下的位置。


一片波涛汹涌。


起码也得有D。


红叶大姐的眼神顿时十分复杂,觉得这一点才是最玄幻的事情。


童颜巨乳什么的,这不科学。


 


中原中也被大姐的眼神看得面红耳赤几乎要落荒而逃,他慢慢伸出脚,踩在光凉的地板上后退了一步。


胸前那两大团跟着晃了晃,绷得紧紧的衬衣扣子差点被绷开。


红叶:“…………”


中也:“…………”


中原中也一把捂住了脸,没被捂住的耳朵尖看起来红得几乎要滴血。


 


尾崎红叶咳了一声,正打算开口转移一下话题,一会儿再和自家小孩讨论他的这个胸围问题,却在刚准备开口时,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她把微微张开的嘴闭上,狐疑的目光又回到了中原中也身上。


自家小孩即使变成了女孩子也是身材好比例好,个头矮了点也看上去腰细腿长,倒是没明显的肌肉线条了,却也不像一般小女孩那样浑身上下都是软绵绵的。


……等等。


尾崎红叶发现哪里不对了。


大概是睡觉时候习惯只穿一条内裤裸睡,平时的睡衣穿上去松松垮垮会往下滑的缘故,中原中也穿了件看上去大了不止一两号的条纹衬衣,袖口往上勉了两下,下摆刚到大腿。


但这个大小的衬衣,就是平时的中也穿着也嫌大吧。


关键是,这个款式的衬衣看上去还颇为眼熟。


尾崎红叶的眼神从刚刚的复杂,慢慢变得微妙起来。


 


“中也。”她看着眼前穿这件衬衣穿得松松垮垮、但胸前扣子却快要爆开的自家小孩,语气慈祥地开口问道,“你身上这件,穿得是谁的衣服啊?”


 


TBC.

评论

热度(17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