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川千秋

想看他们纠缠一生至死方休 想听他们亲口说我们就是如此相爱

【太中】荆棘于明日枯萎 17(下)

木对:

*HP paro,年龄操作有


*给没看过的盆友们指路第一章:点我点我


*给忘记前文的盆友们指路上一章:点我点我


*真不敢相信我卡在这么关键的地方卡了这么久…………




惹恼了那个脾气不怎么好的五年级斯莱特林的下场,就是在从霍格沃茨到霍格莫德村庄整个路途当中,太宰治都没能再和中原中也说上一句话——直到最后来到了霍格莫德村庄大道的岔路口,他甚至忍不住猜测中也是不是给他自己用了个“闭耳塞听”之类的魔咒的时候,中原中也才脸色很臭地冲一个方向抬了抬下巴,言简意赅地开口:“蜂蜜公爵糖果店。”


太宰治下意识和他唱反调:“又吃糖果?前段时间你不是刚和乱步——”


中原中也撩起眼皮,不轻不重地看了他一眼。


“——好的,蜂蜜公爵糖果店。”太宰治从善如流地改了话音,“正巧我也有点想念那里的南瓜馅饼和巧克力太妃糖的味道了。”


五年级斯莱特林发出一声不屑的鼻音。


他们走在通往糖果店的路上,两边已经出现了紧挨在一起的店铺。人声逐渐喧闹起来,挂满装饰的圣诞树以及自己会唱歌的金色铃铛都在向路过的每一个人彰显浓厚的、欢快的圣诞气氛。太宰治看了看走在自己前面的斯莱特林级长,微微一笑后快走几步到他身边,对他指了指左边街角的方向:“看。”


中原中也下意识顺着他手指的方向转头:“什么?”


太宰治一本正经道:“有一个古灵阁的妖精在那买茶点,真是稀奇……不过显而易见,谁也没有说过他们只能待在那防守严密的银行里,和巫师们的金加隆银西可面对面一辈子不是?”


中原中也点了点头:“你说得对。”下一秒他话音一转,轻轻一声冷笑:“不过我觉得显而易见的事情还有一件。”


高年级格兰芬多无辜地冲他眨了眨眼。


中原中也显然对此已经有了免疫力,他面不改色地抬了抬自己的右手,上面趁着刚才说话那一瞬间,悄悄摸上来和自己十指交叉、紧紧扣着自己掌心的另一只手是谁的十分一目了然。


太宰治弯起漂亮的眉眼,对小斯莱特林灿烂一笑企图就这样混过去;中原中也定定看了他几秒,就在高年级格兰芬多觉得有希望的时候,他再度发出一声响亮的冷笑,然后用力挣脱了太宰的手,自己走到前面去了——显然还在记恨刚才在来的路上太宰的行为。


太宰治:“……”


高年级格兰芬多轻轻叹了口气,摸了摸鼻尖,然后重新跟了上去。


 


 


临近圣诞,本就十分受欢迎的蜂蜜公爵糖果店里更是人满为患,挂在门口的黄铜铃铛都已经没力气去冲不停来来回回进出的人们叫嚷“这么冷的天快把门关上”,它选择自己从挂住自己的钉子上跳下来,然后蹦跶着把自己挂上了一个背风的温暖地方。


弗鲁姆夫人依旧开心而热情地接待了他们。


“虽然还有几天的时间,”她愉快地说,“不过还是提早向您说一声圣诞快乐,中原先生。”


中原中也轻轻颔首:“圣诞快乐,弗鲁姆夫人。”


这位上了年纪的糖果店老板娘露出一个微笑,随后转向同行的另一位客人:“噢,梅林的胡子,您可是好久没来过这里了,太宰先生。”


太宰治笑眯眯地说:“您知道的,七年级,要忙的事情总有那么多。何况以前经常打发我来这里给他买零食的男孩已经长大了,可以自己在周末来这里买他喜欢吃的东西了。”


前半句还很平常,后半句便半开玩笑半夸张地带上了点寂寞的话音。五年级斯莱特林听懂了他的意有所指,从鼻腔里哼了一声:“闭嘴。”


于是太宰治从善如流地止了话音。


 


弗鲁姆夫人看着他们的相处,觉得男孩们之间的感情真是美好得能让人发自内心地快乐起来。老板娘开心之后的结果就是一拍双手,直接替自己丈夫做了决定,对面前的两位年轻人说“一切自便,他们今天买的一切都统统打个对折。”


太宰治和中原中也眨眨眼,虽然他们两个背后都站着古老而悠久的巫师家族,古灵阁中的金加隆多得能把人淹死在里面三四遍,但面对相熟很久的老板娘的善意,客气两句之后也就淡定地接受了——毕竟不是家族宴会上每一句话都要谨言慎行的人情往来,这只不过是熟人之间能力范围之内的小小照顾而已。


一个意料之外的收获。高年级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级长在店里转起来,只不过买的糖果和数量还是和平常一样:两份牛奶薄荷糖,一份巧克力蛙,三份南瓜馅饼,两份血腥棒棒糖,还有一份梨子硬糖。


走到新品专柜那里的时候,中原中也停下了脚步:“喂。”


正在犹豫自己要不要买巧克力球回去的太宰治回头:“嗯?”


中原中也冲架子上扬了扬下巴:“你要不要买点这个回去?”


太宰走过来,凑近看了看:“什么东西?”


架子第三层中间那个托盘里放着满满的金黄色糖果,正是上次中也和乱步过来时,弗鲁姆夫人向他们特别推荐的,说是打算在圣诞节推出的新品蜂蜜软糖。


虽然是询问,但中原中也已经随手拿过旁边一个新的纸袋,拿夹子夹起那些软糖放进去:“圣诞新品,里面除了蜂蜜和牛奶,还有一些碎坚果。我上次尝了一个,有点甜,不过应该和你的口味。”


太宰治站在旁边看着他的动作,鸢色的眼眸里幽深不见底——但仅仅只是片刻,他便轻轻弯起嘴角,背着手笑眯眯问道:“不生气了?”


中原中也夹软糖的手停了停,几秒后他把夹子放下,随后把装满蜂蜜软糖的纸袋拍到高年级格兰芬多怀里,慢吞吞地说道:“你知不知道上次我在一家店里,见到了一件加了微量迷情剂效果的睡袍。”


迷情剂,最有效的爱情魔药,却并不能带来真正的爱情——闻到迷情剂的人会闻到什么味道,则完全取决于个人的喜好,有可能是自己喜欢的东西,当然也有可能是某个放在自己心里的人……身上熟悉的气息。


五年级斯莱特林冲太宰治眯眼一笑:“你猜,我当时闻到的是什么味道?”


说完他没等太宰治做出反应,便又难得像个小孩子一样幼稚地宣布:“就不告诉你。”


太宰治:“…………”


 


他看着宣布完之后便抱着一堆糖果去付账的斯莱特林级长,那些被他压在心里的想法瞬间见风草一般疯长起来,勾得他心里痒痒的,并且认真思考现在出手的话应该也不算太早了,毕竟有些古老巫师家中的成人礼要远远早过这个年龄。


然而就在他轻轻舔着嘴角准备跟过去的一刹那,眼角余光不经意间扫过玻璃窗外的一个人影,太宰治皱起眉,停下脚步。


 


虽然只有短短一瞬间,但他确定那是瓦妮莎·加西亚的身影……


 


高年级格兰芬多嘴角勾起的弧度不变,眼神却慢慢地冰冷下来;半晌他才轻轻出了一口气,把方才那些想法又原样不动地打包回心底,好好压起来。


这时中原中也走回来,奇怪地看他一眼:“怎么了?”


“没事呀。”太宰笑眯眯地,就好像刚刚那一瞬间所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都是错觉似的,“我们去‘三把扫帚’喝点东西?”


他看了眼窗外的天色示意:“天黑了,我们喝上一杯暖和一下身体,也就到了该回学校的时候了。”


中原中也心中划过一丝异样,直觉刚刚自己不在的那一刻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太宰的表情毫无破绽,准确来说只要是他想藏起来一件心事不让人知道,那这件事确确实实会被埋藏起来,而别人一无所知。


五年级斯莱特林心里冷哼,转身向外走去:“那就快点。”


 


 


三把扫帚酒吧里的人比蜂蜜公爵糖果店里的人少不到哪里去。


中原中也和太宰治赶到的时候只剩下窗边的一个位子了,他们要了两杯黄油啤酒,然后坐在位子上静静地看着窗外赶路的路人。


期间太宰托着下巴,对他抱怨了一些杂七杂八诸如“斯内普教授虽然在学术上的确有不小的建树但在他手下干活真的会让人折寿”的事情。中原中也心不在焉地听,偶尔回他一句“那是斯莱特林的院长,而我是一个斯莱特林。对待自己的前院长麻烦你这个转院生抱有一些起码的尊重。”


他心里多少有点烦躁,为近期纠缠在一起的各种事,似乎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施了一个显形魔咒,让周围的一切都渐渐褪去原本和平安逸的假象,露出底下复杂的现实。比如小阿克曼的死因,比如他为什么能看到夜麒,又比如那个瓦妮莎加西亚……


中原中也慢慢晃着自己杯中剩下的黄油啤酒。


然而没烦多久,五年级斯莱特林无意中往上方一看,发现了一些有点意思的东西。他想了想似乎犹豫了片刻自己接下来的行为,最后大概是觉得再糟糕也比自己现在像个多愁善感的小姑娘一样想东想西要好,于是他抬眼盯住对面的格兰芬多,冲他勾了勾手指。


太宰治眨眨眼,往前凑了凑。


 


下一刻,他感觉到自己的嘴唇上贴上了另一个柔软又温暖的触感,带着一点刚刚才吃过的糖果的甜味,然而一触即离,像一片羽毛轻轻扫过。


 


中原中也坐回原位,表情兀自镇定,脸颊却已经不可控制地烧了起来。他清了清嗓子,一指窗外上方:“槲寄生。”他们所坐的窗外上方装饰着槲寄生的枝条。


他本想多解释一句,但又觉得眼下这个情况说什么都是欲盖弥彰,而太宰治沉默坐在原位没一点反应也让他越来越心虚,最后“腾”一下站了起来:“我再去要一杯——”


这句话没说完,因为高年级格兰芬多一把拽住了他的手腕,把斯莱特林级长搂进怀里,然后捏着他的下巴,把剩下那半句话严严实实地堵了回去。


这次是真正的、湿漉漉的一个深吻。


中原中也先是因为这几年的习惯,下意识就要挣扎,后来不知想起了什么才停住动作,在太宰不停舔弄自己紧闭的唇角后,才别扭地咕哝一声,闭上眼吻了回去。


似乎有点突然,但是细想起来一切都有迹可循。


圣诞夜前,槲寄生下,气氛正好。


 


一吻过后,太宰缓缓地把人松开,中原中也闭着眼把下巴压在他的肩窝,停了片刻后,低声问:“……我到底忘了什么?”


高年级格兰芬多似乎早有预料他会问出这个问题,答非所问地回道:“唔,我不会做伤害你的事情……我的男孩。”


中原中也睁开眼翻了个白眼,为他那个恶心的称呼,也为他这种什么事都不告诉自己的态度:“你觉得说情话有用吗?”


“错了。”太宰治垂下眼,笑意淡了些。他漫不经心说道,“首先你得知道一件事,中也。有些东西我不告诉你,并不会因为我想一个人承担这一切……而是因为我也不知道哪些事情可以告诉你,才不会让局面更糟糕。”


因为不知道,所以只好通通隐瞒下来。


中原中也从他怀里离开,看着他鸢色带笑的桃花眼,有点惊讶的一挑眉,嘲讽道:“难得从你嘴里听到这种话,看你平时那态度,我还以为你无所不知呢。”


太宰治嬉皮笑脸:“大部分情况下,的确如此。”


于是为他的厚脸皮,五年级斯莱特林再度不甚优雅地翻了一个白眼。


 


“那我什么时候才能知道这些事情?”过了片刻,他又问。


太宰治亲了亲他的嘴唇,似乎在回味刚刚主动那一吻的美好滋味,一边含混道:“很快了。我所能做的事情已经差不多做完了,剩下的事情……”


中原中也:“就看对方的反应?”


太宰治笑起来。


 


“不,”他说,“剩下的事情,可能要麻烦中也你了。”


 


中原中也当时并不知道他这句话的意思。不过并没有让他等多久,第二天早晨醒来之后,他就知道了。


瓦妮莎·加西亚死了。尸体在禁林中被发现,死于阿瓦达索命。


她的手中紧紧握着一枚胸针,蛇形,眼睛是红宝石,看上去极为古朴稳重。


那是一直放在太宰治寝室的东西。


 


TBC.


*槲寄生:圣诞节习俗之一,在槲寄生下索吻,被索吻的那方不能拒绝。文中虽然还没到圣诞节,不过中也本意也就是找一个借口而已(。)





评论

热度(8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