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川千秋

想看他们纠缠一生至死方休 想听他们亲口说我们就是如此相爱

【双黑太中】Trick or treat?

轩辕氏汤圆:

*不合时宜的万圣节背景




*幼年双黑有




*轻微新双黑




答应给阿桀的画的配文,原画看这里






——




“中原前辈…”


 


芥川龙之介敲响了中原中也的办公桌门,在中原中也漫不经心的应声当中走了进来,芥川龙之介的面色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但较之于往常的淡然,眉目中明显多了一点点左右为难的味道出来。


 


现在时间已然是万圣节了,连黑手党内部的不言而喻的盈满着过节的气氛,总部门口也装饰上了漂亮的南瓜形状的彩灯,有穿着奇装异服的黑手党在街道上面派发糖果,每一颗形状都不同,花花绿绿的,形状好看的就像精巧的玩具。


 


“是为了侦探社的事吗?”芥川龙之介进办公室的时候中原中也把脚搁在桌子上、人则背靠着背椅,很悠哉的玩着手机上的智力小游戏,看到芥川龙之介进来了才把那双修长的腿放了下来,坐正了摆出一副正经的样子。


 


芥川龙之介的面色不易察觉的僵了一下。


 


“您怎么知道的。”过了一小会儿,芥川龙之介才慢慢的说。


 


“今天侦探社的某个智障向我发了条邀请,邀请我参加他们今晚的万圣晚会。”中原中也随手从抽屉里掏出一个黑色的信封丢在办公桌上,信封上用蜡笔面画着许多小蝙蝠和南瓜灯,几个白色的小幽灵抢着几颗糖果,画的居然还挺可爱。


 


芥川龙之介的嘴角抽了抽,他知道自己上司所说的“智障”是谁,但是奈何对面是自己的上司,即使老师被侮辱也要噎回肚子里。


 


“当时我就想,侦探社那个人虎关系跟你挺好。”中原中也无视了芥川瞬间变差的脸色和“我和人虎关系才不好”的无力辩驳,自顾自的说着,“他肯定也会给你发邀请。”


 


“你就去吧,这假我准了。”中原中也勾了勾唇角露出一个淡淡的笑。


 


“可是…这…”芥川龙之介虽然心里有些欢喜,但是表面上依旧平静无波,他心里还有点儿后顾之忧。


 


“我好歹是个干部,给你准个假这点权利还是有的。”中原中也摆摆手,“你也很想去吧。”


 


“我没有…”芥川龙之介死撑着嘴硬。


 


“你在想‘港口黑手党’参加‘侦探社’的万圣节派对会不会不太好?”中原中也笑了笑,“可是我听说今天芥川龙之介连黑手党总部都没有来,一直在家里熬夜钻研新的行动方案啊。”


 


芥川龙之介愣了愣,中原中也冲他点点头,芥川龙之介反应过来,很轻声的说了一句谢谢,然后很快的小跑了出去,中原中也很少看见芥川龙之介这么不冷静的样子,透过玻璃墙不经意间看见有一个白色的身影在总部楼下不住的徘徊着,中原中也才似明白了什么似的笑了起来。


 


“对了,中原前辈。”芥川龙之介中途折回来说,“您不去吗?”


 


“我,我就不了,我看到某个智障我就想吐。”中原中也有些不耐,他挥了挥手,“你自己去就好。”


 


芥川龙之介看着中原中也,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但是楼下那个白色的身影已经徘徊许久了,芥川龙之介想了想,还是快步走了出去。


 


中原中也的办公室很快就剩他一个人,中原中也像是不经意的那样随手打开信封,一张画满各种奇奇怪怪帽子的纸就掉了出来,一股儿蜡笔味,而纸的最中央有几个黑色蜡笔写的大字:


 


“傻蛞蝓万圣快乐!来玩啊!”


 


中原中也的眉头隐约不可见的挑了挑。


 


“去你妈的!”


 


中原中也随手就把这邀请函连纸带封丢在了地上,转过身去靠在椅子后背上,再度把修长的腿架在办公桌上,晃晃悠悠晃晃悠悠。


 


天色已经便晚了,很快就是妖魔鬼怪的时间,中原中也看见黑色的身影和白色的身影碰了头,然后肩并肩的走在一起,不久便消失在中原中也力所能及的视野范围内。


 


关系真好。


 


中原中也心里有些痒痒。


 


——


 


当年中原中也还小,算是个小萝卜头,但就那会儿的时候,中原中也就已经和太宰治不合了。


 


太宰治在边人面前冷酷残忍,在他面前堪堪就是一个流氓,天天变着法的玩儿他,那双没被绷带遮住的眼睛里面灿烂的能开出朵花来,趁他不注意突然从后面偷他帽子是常有的事,每次中原中也都要被他气得发懵,恨不得把这个小孩子揍到地底下才罢休。中原中也觉得这人欺人太甚,不玩死自己就浑身不舒服,所以中原中也讨厌太宰治。


 


所以在中原中也收到“和太宰治一同在街上派发糖果”的命令时,内心是抗拒的。


 


“大过节的居然要和你在一起过,真没劲。”中原中也小声的嘟囔着,一旁的太宰治耸了耸肩,也不说什么,中原中也戴着装饰着十字架和骷髅的帽子,披着后摆犹如被烧毁一般的披风,打扮得很有万圣的味道,像一个离家出走的小少爷,但是此刻这个小少爷一脸不情不愿,看都不看身边的黑发小孩一眼。


 


太宰治倒是穿的和平时没什么两样,还是那身黑色的小西装,只不过他浑身缠满的绷带让行人误以为他是某个漂亮的过分的木乃伊,他很安静的站在一旁没有理中原中也的抱怨,而是静静的抱着怀中装满各种糖果的南瓜篮子,有小孩子过来了中原中也就朝他一努嘴,太宰治就很自觉的把篮子伸过去,等中原中也抓了一把糖果之后才收回来,安静乖巧的就像一个走失的小幽灵。


 


两人安安静静的站着什么话都不说,本来按照两人搭档的那一层的关系,好歹也是会偶尔聊聊天开开玩笑的,但是几个小时前俩人从港口黑手党总部准备出发的时候,中原中也看见了太宰治肩膀上的异样——微微渗着血,一把菜刀狠狠的砍进了肩膀处的血肉里,中原中也看得呼吸微微一窒,他急急忙忙走到太宰治的身边,看着那伤口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怎么搞的?还不去看医生!”中原中也不忍去细看那狰狞的伤口,他抓着太宰治的手就往总部里面拽,同时小心翼翼的不碰着他肩膀上的伤口。


 


太宰治眨了眨眼睛,站在原地不动。


 


“你干什么?你又在自杀?”中原中也看太宰治不动,没好气的说,“你不是怕疼吗?这样的死法可不舒服。”


 


太宰治依旧眨了眨眼睛。


 


“中也。”太宰治开腔了,眼睛微微眯起,和语气里都带上了一丝淡淡的笑意,“我没有自杀。”


 


“那你…”中原中也急的小脸都阴沉了下来。


 


“你瞧。”太宰治轻轻巧巧的就把肩膀上的菜刀取了下来,中原中也才发现菜刀上是有一个大缺口的,恰好卡在太宰治的肩膀上而已,至于那些血和气味,估计是万圣节那些整蛊玩具的效果。


 


“…你!”中原中也脸蹭的一下就红了个透,他张嘴想骂太宰治,但却反应过来自己的手依旧紧紧的抓着太宰治的手,太宰治微微弯着眼角嘴角看着他,他只觉得脸烧的更厉害了。


 


“太宰治!”中原中也猛地甩开太宰治的手,气哼哼的转身就走。


 


“诶,明明是中也太笨没有看出来——”太宰治像得了乖一样笑眯眯的在中原中也后面小跑跟着。


 


“闭嘴!”中原中也加快了脚步,但是觉得自己的脸更红了。


 


“话说中也刚才是在担心我吗——”


 


“谁担心你了!”


 


“也是,中也这点智商,满脑子只有打打杀杀——”


 


“太——宰——治——!”


 


中原中也之后便再也没有理过太宰治,太宰治刚开始还刻意逗弄几下中原中也,但中原中也不领他的情,太宰治反而有些吃力不讨好,后面也渐渐不说话了,但是太宰治的眸子依旧是弯弯的,弯着几轮漂亮的笑意,这情绪在太宰治脸上倒是少见的很。


 


很快的糖果就被派发的差不多了,中原中也揽了揽有些下滑的小披风,看着一旁捧着南瓜篮子低着头一言不发的太宰治,太宰治神情有些低落,中原中也想着,也有自己的不对,毕竟是自己先没端端的以为人家被刀砍了,他又看着太宰治那纤瘦的身板,却抱着大大的南瓜篮子,里面装满了糖果想必重量也不会太轻,但是太宰治就是安安静静的一句话不抱怨,中原中也难得的觉得有些内疚。


 


“嗯…那个…太宰…”


 


“哇,好可爱的小孩子——!”一旁传来了清脆的女声的声音,中原中也转头望去,两个看上去是大学生年纪的女孩子站在他的面前,歪着头笑意盈盈。


 


“节日快乐。”中原中也看着眼前两个大姐姐的微笑有些不知所措,急忙低头转身向太宰治那里抓了一把糖果,又急忙的递了出去。


 


“你真的好可爱啊。”一个大姐姐说,“我能揉揉你的脸吗?”


 


“…啊…那个…”中原中也不动声色的扯了扯嘴角,不由自主的就往太宰治旁边微微靠拢了些,他生来就不喜欢接触别人的身体,就算是尾崎红叶也要好言好语哄上半天才给拉拉小手,但要换成旁人…中原中也皱了皱眉。


 


“就揉一揉,没关系的。”另一个大姐姐笑的温柔。


 


可我是黑手党的人啊,当众被你们捏脸岂不是很丢脸。中原中也心想。


 


中原中也正想着怎么拒绝呢,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的太宰治突然走上前去,捧着南瓜篮子,笑的一脸纯良无害。


 


“两个漂亮姐姐。”太宰治眨眨眼睛,“要揉脸的话,就揉治的吧,那边那个小孩子,他很怕生的。”


 


“原来怕生啊,难怪往你那里躲呢。”


 


“而且,那个小孩子是治的东西。”太宰治笑眯眯的,“所以大姐姐们不可以碰哦。”


 


两个女大学生对视一眼,其中一个人摇了摇头,中原中也的心猛地悬到嗓子眼里,他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治的东西”是什么个意思?呸呸呸他中原中也逍遥自在自由身,谁是你的东西了?。


 


中原中也心里想着,但还是忍不住靠着太宰治的后背,太宰治这点都没说错——他的确有点怕生。


 


“这样啊,那就打扰你们两个了。”一个女大学生直起身来笑着说,“你还真有当哥哥的风范,把自己的弟弟保护的真好。”


 


我才是大的那个,我才是哥哥好吗。中原中也心里无力的说着,但是他没能说出来,因为此刻他确实是躲在太宰治的身后,手不自觉的抓着太宰治的衣服领子,一副可怜小动物的模样。


 


等到那两个女大学生走了之后,中原中也才松开悄悄抓着太宰治衣领的手,轻轻舒了一口气,但是还没等中原中也想好怎么跟太宰治开口化解矛盾呢,一只白净的小手就伸在中原中也面前。


 


“诺,还剩下几个。”太宰治捏着几颗糖果,笑得居然有些温柔,“刚刚我偷偷藏起来的,给你啦。”


 


“我都给你糖果啦,你就不要生气了。”太宰治说。


 


中原中也不记得后面到底是怎样的了,他只记得那天他第一次看见了太宰治温柔的笑容,仿佛整个世界都是一个雪花球,淡淡的印染在他的玻璃瞳子里面了,街上的那些昏黄色的灯火,一概儿全在他的眼眸里面,盈盈的流动着月色般的光,中原中也深刻的记得这双眼睛,这双眼睛灵动起来居然也是那般让人痴迷的好看。


 


他想,当时自己应该原谅太宰治了吧。


 


毕竟,这双温柔的眼睛,能融化很多东西。


 


——


 


中原中也迷迷糊糊的醒来,时间早已经指着深夜了,他微微打了个哈欠,自己居然在办公室睡着了,而且还梦见了很久以前的事情。


 


对了。中原中也拉开最底下那层抽屉,小心的拿出一个相框出来,相框里面的照片中,自己穿着万圣节的服饰,双手插在裤兜里,冲着镜头笑的还挺灿烂,太宰治捧着装糖果的南瓜篮子,看着镜头,嘴角微微勾起,算是一个淡淡的笑,两人靠在一起,距离挺近。


 


这张照片是尾崎红叶拍的,尾崎红叶知道照片洗出来之后自家小子肯定没脸皮要,就悄悄装在相框里面放在了他的枕头底下,中原中也没和太宰治说过,这张照片一直摆在他的床头,直到太宰治叛逃之后,他才把这照片撤了,费尽心思的藏了起来,像是在和谁赌气一样。


 


中原中也轻轻叹了一口气,不为别的,就为自己。


 


他起身走到桌子旁,捡起那张被自己丢在地上的邀请函,那张写着“傻蛞蝓万圣快乐!来玩啊!”的纸,上面画着的小帽子细看每个款式都不一样的,中原中也看着笑了,他翻过纸片的背后,也画着许许多多稀奇古怪的小帽子,应该是太宰治自己亲自画的吧,这样费尽心思的事情可没人愿意帮他做,中原中也眼尖,一下就看见了边角里那个装饰着十字架和骷髅的小帽子,正是以前自己和太宰治出去派发糖果时自己戴的那顶。


 


心里似乎被什么东西柔软的给触动了一下。


 


“嗡嗡——”


 


中原中也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有新短信进来了,中原中也一手捏着邀请函,另一只手去够手机,定睛一看,芥川龙之介发过来的。


 


“谢谢您的帮助,过得还算开心。”


 


接下来就是一些欢乐得有些滑稽的照片,中原中也看着忍不住弯了嘴角,最后忍不住笑了起来:一个浑身绷带的木乃伊,五官都被绷带包裹的认不出鼻子眼睛,但凭着中原中也对太宰治的了解,中原中也一眼就知道那只木乃伊是谁,照片上这个木乃伊到处乱甩着绷带,周围的一群人全给他祸害的叫苦不迭,唯独那个罪魁祸首双手叉腰得意洋洋。


 


“这是太宰先生要我发给您的。”


 


滑到最后看到芥川龙之介的话,中原中也心里轻声说了句傻逼,然后存了那张木乃伊的图。


 


算了,反正闲得无聊。


 


现在去那里一趟也许还不算太晚,就当去嘲笑他好了。


 


——END——



评论

热度(5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