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川千秋

想看他们纠缠一生至死方休 想听他们亲口说我们就是如此相爱

永无归路失去后悔

苦樱桃树:

说好给大糖看的 @轩辕氏汤圆 。好久以前的了。当时中也眼睛颜色没有官方认证,一直写的糖浆色,这里也就赖得改了。发现那个时候的自己好喜欢长句子啊。就多用了几个标点。


太宰双眼盛满深情,说起情话来比蜜还甜,直教怀中少女羞红整张脸,以害羞之名将脸埋入太宰怀里只叫“太宰先生好坏”。太宰笑得狡诈活是一只偷腥成功的猫,结果一抬头好死不死正好看见马路对面的中原。那家伙和太宰隔了一个大马路,孑然一身,穿着和以前一成不变的酷似意大利中古世纪黑手党的那服饰,在这个经济繁荣现代化的街区可所谓是显眼至极。


以前的森鸥外就半真半假地打趣过说,太宰君你这人就算出了黑手党到其他区域,凭着那张蛊惑人心的好皮囊和堪比影帝的演技,照样可以混个风生水起,但我们的中也君就不一样啦:他天生就是干这个的料。该说森外鸥是料事如神还是个乌鸦嘴,才说了这话没几个月太宰就直接叛逃到武装社,还干得如鱼得水,而中原继续留在黑手党到也是干得越来越好,每次的干部劳模非他莫属绝无例外。不过的确中原天生的一种飞扬跋扈的气质,是压都压不下去的,连平常人都可以敏锐的感觉到什么,所以不敢离他太近,这种天生的特征好像也是最适合干这行。


对面等着过马路的人攘攘熙熙磨肩擦肘人声鼎沸,却也只有中原一人身边四周一米范围内,除了只傻不兮兮、吐着舌头、卡布奇诺颜色的狗外空空如也;这当然也是太宰一眼就看见中原的原因之一。中原他在等马路却明显心不在焉没有注意到对面的太宰,他半偏头望天空抽着烟,也没有发现身边不少女孩红着脸偷偷打量他,中原这人看上去是矮,其实仅仅只是骨架小而已,所以当身边没有什么东西显示他的身高的话,一眼看上去也的确是帅的无可救药堪比太宰。他身体都是黄金比例。


这孽缘也真是有意思。他们两个人三年没见,一见就在大马路上想想也笑人。路灯开始倒数,红灯一闪一闪的晃人眼睛。


3秒。太宰突然想到以前他们上床的时候,中原坐在他身边吞云吐雾弄得一片乌烟瘴气,太宰戳戳中原赤裸的胳膊,中原低头看他,一缕糖浆色的头发滑落,他们两个人很自然得拥抱在一起亲吻;他尝见了中原口中熟悉苦涩的烟味。他们的上床就和打架一样顺理成章自然潇洒。


2秒。太宰想到等一下两个人看见对方后一定又会大吵起来(“寒酸混蛋!”“小不点黑手党!”“绷带附属品!”“天啊一顶低级趣味的帽子在说话!”),中原会因为被太宰说得哑口无言,扭曲着一张脸几乎是不顾形象地朝太宰大吼;而他却只会轻轻一笑把女孩儿搂紧故意讽刺中原说,你也是真是的竟然把女孩子吓成这样,一看就是个还没有开荤的料。


1秒。说到那种份上中原会顾忌是在大街上所以不敢动手,他对太宰比个中指气得火冒三丈说:“有种晚上来打一架?”不过按照中原那种人,他更可能会直接一拳砸向太宰,挥拳如风,但是不管离别多少年,太宰对中原的了解都是刻骨铭心无法消除的,他想象自己轻轻一偏头就躲过中原的袭击。如果可以的话,太宰想,他一定还能顺手把中也的帽子拿下,随便揉揉他的发丝,应该和以前一样柔软。


他听见了汽车的拉闸声,喇叭声,人群的喧闹声,狗声,吵。女孩拉着他前进,她的手很小很软,太宰曾把她的手从头摸到指尖,一节节一寸寸地摸过去,直到女孩的脸红得滴出血。但是不对。那个时候的太宰带着笑,轻吻了女孩的手,他却总感觉这只手应该更硬一些,手指应该更长更纤细一些,指甲也应该剪得更短。马路边的行人开始交换,太宰把头转过看向女孩,笑着和她交谈,两个人谈笑风生,在马路的中间和中原擦肩而过。太宰和女孩到了马路的另一边,中原也到了马路的另一边,他好像没有看见太宰治,或者说就是没有看见。太宰也没有再回头,表面上也没有任何异样,还逗得女孩咯咯笑。


突然太宰说,呐,和你说个事。什么?女孩抬起头,一脸羞涩,蜜色眼睛在阳光下闪着光,但是太宰觉得它应该更黯淡一些,更坚硬一些,能刀枪不入硬如磐石,绝望和鲜血都无法渗透它。


就是啊,太宰笑得眼睛弯弯嘴角上扬笑容灿烂美好,他对着这个交往不到一天的女朋友说,我们分手吧。

评论

热度(77)

  1. 苦樱桃树 转载了此文字
    很棒的文w表白太太
  2. 弥川千秋苦樱桃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