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川千秋

想看他们纠缠一生至死方休 想听他们亲口说我们就是如此相爱

Vive quologn du ego.

这令人颤抖的爱情。

白玉为何物:

给我的爱谷 @Algernon 一个不好吃的复健糖。


先把这篇说好的太中补给你,敦芥等你生日那天我再给你❤






Dann komm zu mir, Komm zu mir.


那么到我这来吧,到我这来。





太宰的好皮囊大可欺神骗鬼,在最开始与中原中也的相处中,甚至瞒过了中原中也的眼目。太宰他眼睫毛浓密,接近眼角地方的睫毛也向上翘起,漂亮得像个妖精。却天生阴沉,身边围着压抑气息,眼睛中黯然无光,铺满了阴霾,深渊那般深,看向人,眼底死气沉沉,当与寰世隔绝。偏偏皮肤欺霜胜雪衬着鲜红色的嘴唇,好一个唇红齿白的俊俏少年,水灵得很。又可所谓一步失足终身不复,中原中也就做了件错事。在那个扭头定终身的瞬间,中原中也清清楚楚地看见了太宰治眼睛里面那抹吉光片羽的色彩,耀眼崔璨,眼光涟漪起伏,月明星稀却印得眼珠玓耀,一眼瞟来耽误终生,不知长成这祸水样是要勾引谁,吸魂吸魄都轻而易举。中原中也就常常自个儿暗地琢磨那丝极色彩。当时他年龄尚小,还看不出亦有“衣冠禽兽”等说法,被太宰那个回眸戳了心口,以为太宰就一个乖宝宝。


这不怪他,太宰生来是个祸害,长大了也是,都说祸害遗千年,可春去秋来,总该留个人永垂不朽。太宰一指便叫铁树开花顽石开口梨变苹果,自然也瞒得过一个刚入社会的中原中也。要说太宰瞧不起中原中也,那时是当然的。他自幼便在血腥味里打滚,淌着血水渡河,踩着阴森森白骨而过,踏了幽冥破了幽明,落了满地的泪和血肉,遍体鳞伤,伤口处长出了翅膀。生死浮沉,眼前蒙层黑纱,归于沉寂只是时间问题。此时此刻却出现了个会哭会笑的中原中也,冰蓝色的眼睛深处藏了片海,太耀眼了,亮得刺眼。生龙活虎,生来自傲恣睢,吻火的姿势也尽显傲慢。讨厌他的品味都是其他额外的事情了。


刚见面那段时间,两个人关系还不错。太宰装得好,对待中原中也表面上倒是温顺,中原中也本性温柔,也就那么将心比心。


便有那么一天太宰趁着中原中也外出,躺在浴缸里面自杀,割了手腕,看着血液一点点与水交融。想着到时候看见自己的中原中也的那狼狈样子,忍不住勾起了一个恶劣至极的笑容。他的血液缓慢失去,意识也就逐渐溃散,太宰治在个破碎的时间中,梦见了像是人间地狱一样的场面:用玻璃堆砌起来的大厦;融化的玻璃是火红和融化的金子的声音,人们绝望的哀鸣;在那一瞬间崩塌的大厦“霹雳吧啦”得美妙得让人陷入死亡深渊的碎裂声;像是融化后开始冷却的落日。很痛。发红的玻璃刺入肉体那一瞬间的痛苦可以让人歇斯底里的尖叫;然而太宰治他一声不吭,头朝地像只断了翅膀的鸟儿那样坠落。视野中是铺面而来的宝剑般的玻璃,却在这个瞬间被人拽出了噩梦。


出了梦的牢笼,太宰治费力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中原中也的床上,身上裹着浴巾,水分已经被吸收得差不多了。坐在床边的中原中也瞪着一双看上去略显恍恍惚惚的冰蓝色眼眸,抖个不停的手给他包扎手腕,太宰治手腕瘦得可以,苍白消瘦,合着能个一撇就断,而中原中也的手也好看,指骨分明苍白如雪。中原中也可能被浑身是血的太宰治所吓倒,脸色煞白,嘴唇都微微颤抖着,却偏生眼眸清澈得很,让太宰治竟然忍不住又一次重新闭上了眼睛。


没事吧。中原中也还是发现了太宰治的苏醒,竟然没有破口大骂,只是淡漠地说。语气冷漠得可以,好像之前给太宰治疗伤时候颤抖的手指,根本不是属于他的。见太宰治不说话,他侧过脑袋来望着太宰治,现是黄昏,外面一片残阳如血,洒在中原中也的蓝色眼睛里面,眼波氤氲流动。糖浆色的发丝顺着他的这个动作从耳后边落了下来。这个细小的动作却在太宰治的心脏上面猛然开了一枪,炸出一片片鲜红甜蜜的红玫瑰花瓣,在他眼前一点点放大,像是烙印一样深深刻入了他的记忆深处。


这次是他第一次尝试割腕,位置没有找得太对,所以流血了一段时间也就不了了之了。中原中也第一次见证太宰治的自杀,不知道那只是爱好。还以为太宰治是受不了黑手党黑暗的生活,没人爱,没人疼,手上沾了不知道多少条的性命,处于天天要把命随时随地豁出去的可怜境地,一时间有些犹豫,想着自己也是身处在这种杀人的深渊里,没有资格来安慰太宰治,话不知道如何开口。在旁边有些手足无措的,看得太宰治心里发笑,满是对中原中也单纯的恶意嘲讽。


既然中也这么认为,那我可要把这个忧郁伤感少年演绎得淋漓尽致哦?所以太宰治垂下眼眸,长长的眼睫毛遮挡住了那双鸢色眼睛,一只手有意无意划过另一只手腕的绷带,看似郁郁寡欢可怜兮兮地问:


中也呀,你知道人体的大动脉在哪里吗?


左看右看都只是一个自杀失败惹人怜爱的孩子。


那边的中原中也没有吱声,正当太宰治在猜想中原中也会有什么反应,却感觉到床边突然陷了下去,紧接中原中也非常强势而不容拒绝地抓住他的手臂,一把将他拉进了自己的怀里,狠狠把太宰治按进了自己的怀中。人类的气息和温暖在那一刻将太宰治包围。这样完全无法预想的结果是太宰治怎么都想不到的,即便他从小就号称神机妙算,也没有想到中原中也这一举动。叫他在那时几乎大脑当机,有些呆滞,只好任由中原中也死死把他拥在怀里。中原中也抱得很用力,没有用异能,却勒得太宰治骨头发疼,好像是把所有的力气全部花在了拥抱眼前之人的身上。太宰治沉默了一会儿,终究是什么动作也没有。


可就在他以为时间已经开始冻结之时,中原中也倏然把嘴唇凑到了太宰治的耳边,用非常非常轻、非常非常小,几乎只是蝴蝶的喁喁私语对着太宰治说:


你要干什么啊?我爱你。


这话的魔力在刹那间就击溃了太宰治所有的伪装。他那只被月亮点亮的眼睛,重新燃起了火焰,一团团媲美北极极光和显微镜下金鱼的血管的不灭神火,从那时起,世界上的吉光片羽之物,都没有资格同他的眼睛相提并论。他不信什么救赎什么命中注定,却真的感觉这句话把他扯出了那肮脏深邃的悬崖。他反手抱住中原中也,不再是中原中也一个人使劲,他把自己全身的力气放在了这个拥抱上,像是抱住了这个世界上唯一可以拯救他的浮木。太宰治他竟然感觉自己眼眶发酸,把自己的脸埋在了中原中也的颈窝处,嗅着一片清爽,好似真的落了几滴眼泪。


之后两个人的矛盾,几乎是突如其来的,说来也好笑。有一天中原中也像是往常一样勾着太宰治的肩膀,太宰治却对着中原中也一个过肩摔,丝毫没有反应过来的中原中也被当场摔在地上,连帽子都掉了。他半跪在地上,连帽子都还没有捡起来,脸上表情有些惊慌,蓝眼睛里都是惊讶和丝丝惊恐,看着太宰治,问:为什么?


而太宰治终于不用装了,他笑得沐如春风:我讨厌你啊,中也。


中原中也的神情也一下子消失了,不悲不喜,淡然回问:从以前就开始了吗。太宰治对曰:是啊。中原中也拾起帽子,站起身来,面无表情,拍拍自己身上的灰尘,就和太宰治说:你别后悔。然后转身就与太宰治分道扬镳了。


从此两个人的关系完全破裂。一见瞪眼、二见讽刺、三见撸袖子开打上重级武器拆房,好像是要把之前所有的厌恶加倍还回来,两个人打架时那种发狠要把对方往死里整的劲儿,看得是连红叶都不断摇头。


但或许也是托这次的原因,他们两个人第一次的上床就和分手一样果断干脆。中原中也在床上会主动扑上去撕咬太宰治的嘴唇,像是一只发泄愤怒的野兽,太宰治则低头按住中原中也的后脑勺回吻他,直到两个人柔软滑腻的口腔满是血腥味,从嗓子眼里面蔓延出来。不知道为什么,中原中也偏爱正入式,作为攻方的太宰治又有何不乐意,看着平常那张傲慢的俊脸此时被情欲所填满,不得不让人心生愉快。而且每每高潮来临,中原中也总是不由自主地去拥抱太宰治,太宰治也会将中原中也拥入怀中,紧紧地怀抱他,在他赤露的脖颈上留下一个个红色符号,像是那个昏暗的午后两个人拥抱在一起。可是两个人对于这件事情都是非常默契地不去谈论,心照不宣地遵守这个秘密。


之后的一个晚上太宰治猛然间苏醒了。他已经背叛了黑手党,安居乐业,做了个好人,与天同庆,乐得自由自在。他躺在床上,摸着手腕上的绷带,不知道为什么就想起了多年前的拥抱他的中原中也,童声萦绕在他的耳边,这皇历难翻,他们的孽缘孽障三生三世也还不完,回不去。太宰治突然想念中原中也了,想念他的蓝眼睛、几乎贯穿他背部的一条伤疤、他的声音、他起床时候朦朦胧胧的眼神和粉红色的嘴唇。这爱意和思念突然凶猛而来,挡也挡不住,不发泄出去必死无疑。所以他当机在这个凌晨时刻给中原中也打了个电话过去。


那边没有关机,打过去一个没接,太宰治现在心情好,便一个个打过去,打到第四个的时候终于接了。太宰治立刻把耳边远离了手机,听着那边传来的歇斯底里的怒吼声:半夜三更的太宰治你他妈的想要干架?!


太宰治嘿嘿一笑,重新凑到电话上去,几乎有些撒娇地说:哎呀,中也,如果你半夜睡觉被电话吵醒了,就证明我爱你爱得太深了。


呕……电话那边中原中也被太宰治这般不要脸的话恶心到了,他有起床气的,现在已经开始要骂娘了,又想起两个人好似真的许久没有相见,把火气尽量压力下去。声音低沉得和从地狱爬起来的一样:废话少说,有什么事?


中也你啊,太宰治在床上翻了一个身,莫名其妙感觉自己的心脏跳得越来越快,让他握紧了手机,他轻轻地问,你知道人体的大动脉在哪里吗?


那边沉默。太宰治第一次觉得沉默是如此的窒息。中原中也在那头低低咂了一下舌,说,无聊。然后就挂掉了电话。


太宰治直愣愣地盯着闪光的屏幕,然后锁上手机躺回床上。他发现自己还是讨厌中原中也,却不知道这种厌恶到底从何而来,毕竟那是从深渊来临的情感,他想把他挫骨扬灰,将他的骨灰全部藏起来,把他全部撒进黯灭与癫狂。或许他讨厌的,就是为什么中原中也可以这么容易获得他的注视,无法克制,对方也本无意。就像是这个时候太宰治无比想吻中原中也,想吻到了极点,几乎要耐不住了,他想吻得很重很深,吻那瓣柔软的粉红色的唇;像是吻一条残缺的灰烬河流,吻一爿啻然以前的朣朦朒月,吻一个将要永不回头的浪子。他想起中原中也的眼睛,他的眼睛是一片永眠洁净之地,甚至可以透过其看见对面的世界的幻镜。然而爱与厌恶并行不悖。他阖上了眼,看见了黄金、血、象牙或是阴影,用手背捂住了自己的眼睛,然后渐渐在钥匙插进门锁的响声中勾起了嘴角。爱神降临在他的骨头里,融进了骨髓揉进了血液,砉砉作响,流往身体的全身上下各个角落。


他就说嘛,那个家伙怎么可能连这件事情都忘记。




※灵感来自如下,无意间查到的:

评论

热度(187)

  1. 白玉为何物白玉为何物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苦言
  2. 弥川千秋白玉为何物 转载了此文字
    这令人颤抖的爱情。